異世玉佩
小說推薦異世玉佩异世玉佩
二十天的地狱训练终于过去了,晚上霍迪斯宴请驱魔社团所有人员聚餐,地点就在别墅不远的酒店。
霍迪斯端起来酒杯慰问:“各位的训练都很刻苦,成绩都还不错,都提升了一颗猎星,我很欣慰。”
南宫玉山感到的快哭了,女生每人提升一颗,男生可不是和这个标准。藤原家的配合不错,每天下课都会集中把社员带出去野外生存历练。
所谓的野外生存历练就是霍迪斯把他们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随机出现一些鬼物或者野兽让他们击杀。要不是女声们强烈的反对,霍迪斯都想把一些死囚犯拉出来喂招了。
不过十几天的刻苦训练成果是显著的,这些社员基本都有了淡淡的杀气,在霍迪斯看了,杀气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今后碰到强者,根本不会因为对方实力而退缩,敢于直面,这就够了。
三千里抱着鬼谷在一边彪酒,这些男社员里,两个人的关系都比较好。南宫的脾气则是有些小霸道,颇有心一代带头大哥的意思。
清远慧子也端起酒杯,做了最后总结:“明天就是社团比赛了,到底哪个社团的形式新颖,有发展潜力,就靠大家共同努力了。拜托了!”
在不断的掌声里,聚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晚上十点打开车门,霍迪斯背着喝醉的慧子往青鸟神社慢慢步行,天空有些毛毛雨,道马轻音贴心的撑开大伞。
“霍迪斯君,您知道吗?我得感谢您,嗝儿。”
此时的清远慧子彻底放开了心神,趴在宽厚的背上还故意狠狠的吸了霍迪斯的脖子位置:“嘿嘿,您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
霍迪斯和道马无奈对视一眼,真没想到社长喝醉以后是这么的肆意。
“霍迪斯君,你,你知道吗?就是您给出符篆的那天,我的爷爷,爷爷!嗝儿,还有狸神姐姐,出主意叫我,叫我成为你的女,女。”
话没说完,估计是酒劲上来了,脑袋一低直接贴在了霍迪斯的脖颈处。满头长发下坠,如瀑布一般给霍迪斯带了个围脖。
辰機唐紅豆 小說
“主人,还是让轻音来背着社长大人吧?”虽然被拒绝的结果很大,轻音还是提出了建议。
果然,霍迪斯摇摇头,一个女孩子能有多重,再说换人吵醒了她可就不舒服了,霍迪斯自己就有起床气,睡的正嗨的时候被人打搅,会很生气的。
道马轻音羡慕的看着清远慧子,要是有一天主人能这么背着自己该多好呀。
汽车离青年神社大门没多远,听到敲门声,黑鹤打开了门,完后就呆住了。什么时候孙女喝醉过,这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十分抱歉,黑鹤,今天是社团第一次大聚会,所以社长很开心。”
霍迪斯称呼黑鹤不带尊称,按照实际年龄和实力,对方都不知道和自己差多少辈分,好歹黑鹤也不是迂腐的人,赶紧拉开大门把几个人迎了进去。
穿过前院直接熟练的走到了后院,在推开慧子的卧室,霍迪斯才轻轻的把社长搁到了床上。
黑鹤连忙表示感谢,天色已经晚了,霍迪斯和轻音道别后就回去了。
黑鹤复杂的看着孙女,轻咳了两声说道:“醒来吧丫头,别装醉了。”
“爷爷!”果然清远慧子一骨碌就站了起来,哪有一点醉意。
“哎,傻孩子,我都能看出来你在装醉,葬世大人肯定也知道了。”
慧子小脸红扑扑的:“那又这么样呢?爷爷,我借着喝酒向他表白,不知道霍迪斯君到底会不会在意呢!”
虽然与霍迪斯的实力和身法太大,慧子也不会因为要搭上霍迪斯的高枝而作践自己,这是她的底线。
“现在好了,我已经把意思透露出去了,霍迪斯君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们再见面都不会很尴尬。”
黑鹤叹口气离开了,葬世确实可以把一个家族甚至国家带到最高领域,但是作践自己会让别人看不起,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等爷爷离开,慧子气势顿时一矮,哎呀,借酒表白是自己临时的主意,现在想起来似乎好刺激的感觉,对了,我已经表白了。霍迪斯君会接受自己吗?想到这里,慧子把脑袋轻轻盖住,开始胡乱思想起来。
别墅里,轻音给霍迪斯按摩着肩膀,想了一会儿说道:“那社长大人似乎在装醉,在向主人你表白。”
“我知道,所有我没有拆穿她。不然好尴尬的。”
道马的小手突然大了一丝力道,慌乱的恢复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问:“那主人你喜欢慧子社长吗?她也是个大美人呢!”
哎,提到这个霍迪斯就脑袋疼,这人太优秀了吧,肯定是不少人倒贴的。你问人家,都是心甘情愿的,实在是个问题。
“格格,”看到霍迪斯皱眉的样子,道马轻音反而笑了起来:“这可不像我心中的大英雄,女人嘛,愿意就接纳,不愿意就踢走,谁敢阻拦您的脚步,别忘了您的身份,您可是葬世!”
霍迪斯终于想开了,太执着着别人的看法了,就算是尼雅在面前也是这么劝自己的吧。想开了心情就好多了,看着轻音霍迪斯突然嘿嘿一笑:“道马君,这么说来我是要武断一些喽。”
“哈衣!”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霍迪斯的表情,轻音想转身就跑的冲动。
“快来吧,葬世先生来除妖了!”
“啊,快放我下来!你好坏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可是个好天气,天气预报:天气,晴朗,微风二到三级,适合户外运动。
左边左边
今天是国立中学全体社团表演秀,这要是办好了,不但社员会增加很多,学校和社会都会把此次影响扩散出去,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不到六点钟,霍迪斯就被轻音给喊起来了,和普通时候稍微有些区别,今天霍迪斯要在左胸佩戴一个特殊的标记,是御守驱魔社团副团长标记。这标记只有在重大活动才会佩戴,轻音仔细给霍迪斯别好,然后搂住对方胳膊出发了。
今天小岛爱没来蹭车,因为她自己的社团也会出席,为了不打扰到霍迪斯,不到五点半就出发了。
国立中学大门,今天很早就热闹了起来,不但有大量的学生会组织,社会的一些电视台报纸也都来了,长枪短炮的堆在一起,调试着镜头。
今天日子特殊,不用上课,不少的老师也帮助自己的学生开始布置会场。地点就是学校前面的大操场,每个社团都可以分到一段自己独立的路段。社团根据自己的位置独立来布置会场,别看膏药国地方不大,学校的操场还是可以的。
在操场的东北角,御守驱魔社团的人早早到齐了,似乎忘了昨天的事情,慧子连忙招呼霍迪斯一起动手。
“对,那边要准备十箱矿泉水,夏河去把宣传海报摆正,吉田你去多布置一些椅子。”
清远慧子像个管理的高手,一个一个命令颁发下去,有条不紊。霍迪斯看自己没什么事,拨电话安排外卖赶紧送进来,这个时间不少学生甚至都没吃饭呢,这怎么行。
“喂!同学们好!大家辛苦了!”此时学校的喇叭响起来了,里面是熟悉的藤原校长在给大家打气。
“今天是国立中学的大日子,我们邀请了社会名仕和新闻工作者,希望大家认真,努力加油,把咱们的长处展示给社会!”
校长带着高层不断的鼓励,同时把此项比赛加入学分制度,根据表现给与额外物质奖励。
此话一出,操场上的学生跟打了鸡血一样,老师们也撸起袖子帮着操持和提出建议。
从早晨六点一直忙到了八点半,基本上全部架构都布置好了。
无处的标语、气球。拉花,旗帜把学校装扮的跟过年一样。
社团的人不会离开自己的范围,直到正式开始。观赏台的座位已经摆好,一群地中海排着队坐在那里,照相机和摄像机也调整完毕。
看了看时间,校长点点头,穿着西服的帅哥和一个美女作为主持人站了出来。
“亲爱的领导,亲爱的同学,大家上午好!”
随着剧烈的掌声,社团比赛正是开始了。整个过程都有专门的评审团,他们会跟着学生会代表,社会代表一起对社团的节目展开客观评比,另外有两个专业的解说员跟随,显得一切都那么正规。
“大家好,我们第一站来的是花式滑冰社团现场,你们看着赛道已经布满了障碍,我们的社员穿着美丽的衣服像蝴蝶一样在翩翩起舞!”
不少人都带着望远镜,拨弄着镜片看着评审团。
“嗬!那些花滑的妹子们可真漂亮!”不少男生根本没在意人家的水平,而是朱哥一般的盯着人家雪白的大腿。
“这些同学的技术不错。”一个专门从事体育节目的负责人品鉴:“虽然我们的学生在技术控制上稍微有些瑕疵,但是整体的美感和标准度完成的还不错,至少有国家三级的水平了。”
评审队伍沿着顺时针开始巡查,碰到水平不错的就停下来指点几句,碰到一般的就说几句勤勉的话。
社团的种类真多,小岛爱在的是绘画社,那边有模特社,有纹身社,有美食社,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
磨磨唧唧终于到了御守驱魔社团了,慧子眼神一个过去,几个女生连忙在桌子上摆出了一堆餐碟。
“各位评审大人,我们御守驱魔社团表演有几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试吃,没有精神是无法接受我们表演的。”
这是霍迪斯出的主意,从早晨到现在那些评审可是没有吃多少东西,以表演阶段要求对方吃一些,必然给自己的影响不小。
果然评审团在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终于在这里可以填充一些了,前面几个社团不是给矿泉水就是给饮料。这灌了一肚子的液体能舒服吗。
“哎呀,这个御守驱魔社团看起来就很平民化,愿意从基础上下手,观察力十足,我认为很好。”地中海的大叔一带头,其他几个评委看到了吃食也纷纷赞不绝口,照相机是霹雳帕拉不断闪动。
有几个社团也注意到了,气的直跺脚:“驱魔社团好狡猾,在那边吃了东西,到咱们这里可就没什么食欲了。”
暗恋
“就是就是,我怎么没想到,哎呀这亏大了!”
前面的社团还好一些,后面的社团纷纷抱怨起来。
慧子也不着急,连着热饮、冷饮、茶水都端了上来,有钱和准备工作到位,伺候的评审和那些记者连连伸着大拇哥。
在这里吃喝了十五分钟,有不少的社团也开始打开饭盒吃了起来。不过驱魔社团那边的香味太足了,肯定是大酒店里送的,简直太气人了。
殘 王 邪 愛
吃饱喝足,慧子这才继续了第二部分。
“我们御守驱魔社团秉着除暴安良,惩恶扬善的宗师,遇见了不少的奇异事件,要想与这些超自然对抗,一个好的身体和对抗技术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下面我们准备的是展示拳脚和术法。”
“哦?刚才看了剑道与合气道的表演,不知道你们的拳脚有什么不同?”
“请您拭目以待,允许我卖个关子。”清远慧子眼睛露出狡黠的目光,鞠躬让开了背后。
此时操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竖起了十几根竹竿,每一根都选的最长的,足足三四米高,光溜溜的只有竹竿没有叶子。
一个记者非常好奇:“搞这么多竹竿难道是传说中的招魂术吗?很奇怪的感觉。”
众说纷纭的时候,三千里出现了,今天的他穿一身简洁的短打,稍微活动下手脚,垫步拧腰,“蹭”的一下就窜了起来。
这么高的竹竿,就用了不到两秒时间,三千里就稳稳的站在了顶端。
“哇!好厉害!比那些马戏团的杂技都厉害!”
评委们坐不住了,要是说攀爬竹竿,那不少人经过训练可以做到。现在那个小家伙可是手都没出,仅仅脚步点了一下就到了高处,奇迹,简直是奇迹!
三千里站的高,望的远,全部的镜头已经往这边转了。不由的内心有些骄傲,这都是副社长训练的结果,如果两秒内自己做不到,回头霍迪斯要把任务量翻倍。
“你楞着干嘛!”突然初日美奈在底下提醒。
“哦!对了,我还没开始表演!”
想到这里三千里突然动了,身体在这些竹竿上来回跑动。是的,是跑动,全程没有用手,脚下跟粘了超级胶水一样稳稳的来回上下。
这一下全校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这是不是有什么道具?是不是有钢丝绳?不然那个同学早掉下来了!”
根据“猴行术”,三千里赚够了焦点,最后按照计划从竹竿顶部一个飞跃掉了下来。
“快!保护这个学生!”评审团的脸色大变,这可是现场事故,出了事故大家都要担起责任的。
然而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三千里下滑的速度不是按照常理,像一团棉花一样缓缓的落下,在地上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哗!”全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那些评委们也擦擦汗跟着鼓起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