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塞拉和娜萨最终没打起来。
因为两人本来就没什么矛盾,塞拉只是觉得娜萨太过废物辜负了自己的嘱托,但她这算是迁怒了。
就以玛维那个实力,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身为副官的娜萨根本阻止不了。
再加上玛维的事算是突发事件,她被捕获的时候,娜萨还在影月谷中帮助本地的兽人阻止恶魔探子的入侵呢。
两人最终没有动手让一直坐在旁边期待着看热闹的布莱克很失望。
众所周知,臭海盗最喜欢看女人打架了。
尤其是这么厉害的女人们,打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其他人就没他这么悠闲,尤其是受难者奥图里斯和他麾下精挑细选出的十几名恶魔猎手们,他们是闲不住的。
在守望者“内斗”的同时,他们自己跑出去侦查卡拉波神殿的情况了。
但实际上那里没什么可侦查的。
那里本就是德莱尼人落入德拉诺世界后为自己修建的神殿城市,在全盛时那是德莱尼人除了沙塔斯城之外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他们的信仰中心。
修建的非常富丽堂皇的同时又非常的坚固,当年喝下魔血无比狂暴的兽人们围攻这座城市近半个月都没有能踏入其中一步。
反而是固守城市的德莱尼人们靠着城市的反击打的兽人节节败退。
所以说兽人搞大屠杀时,德莱尼人没有反抗其实也不是特别正确。
最少在卡拉波神殿的战役里,德莱尼人一度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他们当时胜利了,那么估计也不会有之后那么凄惨的事情发生。
那场战斗的最后还是古尔丹眼看着士气要崩溃,不得不召唤了“施恩者”基尔加丹,还动用了怪异的瘟疫武器,这才给了兽人攻陷这座城市的可能。
恶魔到来之后,这座宏伟的废弃城市被重新使用,恶魔们加固了它,这就导致现在的卡拉波神殿几乎毫无弱点。
之前恐惧魔王金泰莎假惺惺的将卡拉波神殿的各种军事布防图交给布莱克,蛊惑他攻入其中拯救玛维时,海盗就知道那恐惧魔王不怀好意。
想要正面攻下卡拉波神殿不是不可能。
但按照布莱克估计,最少需要联合德拉诺所有的生者,包括德莱尼人兽人食人魔等等强力种族,还要得到来自艾泽拉斯的全力支持,经过一场伤亡恐怖的战争后,才有可能把这座城市夺回来。
就布莱克现在的这么点人,就算他们人人爆种,冲入恶魔重兵把守的神殿的下场也只有一个死字。
“冷静下来了吗?“
海盗抽着烟斗,看着眼前的虚空守望者和正统守望者的对峙,他拉长声音说:
“冷静下来之后咱们就说说战略吧,我先透露一个消息,我在卡拉波神殿里安插了很可靠的眼线,她在关键时刻可以帮助我们。
但别指望她能有什么大用。
从我带来的这些人你们也该知道,这次的行动将是一场秘密潜入。
最好的结果是溜进去把臭女人带出来,顺便用一场刺杀干掉霸主卡扎克,然后在恶魔们合围之前逃出那里。
最坏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死在那里…
谨羽 小说
唔,不对。
我不会死,死的只有你们。“
“我们愿意冒险!“
带着战盔的娜萨瓮声瓮气的说:
“本地被耐奥祖集结起来的兽人中,
有曾经攻入过那座城市的老兵,他们对那里的构造很熟悉,或许我们可以“
“不需要。”
布莱克摇头说:
“那座神殿的内部构造我烂熟于心,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确定玛维被关在什么地方,那里要藏人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而且还要找到一条不惊动恶魔们就能溜进神殿的路。
“真的存在那样的地方吗?“
娜萨疑惑的说:
“我不是质疑你,布莱克,我只是觉得恶魔将这座城市彻底要塞化,它们不可能留下那么明显的漏洞。”
“整个卡拉波神殿的面积占据影月谷的差不多十分之一,那是一座拥有数千个房间的巨大宫殿城市。
恶魔们又不是它的主人。
它们只是一群蛮横的客人,它们占据着那里不代表它们熟悉那里。“
布莱克摇头,慢条斯理的说:
“只有真正修建它的人才知道那座城市的每一个细节,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我相信,卡拉波神殿真正的主人会帮忙的。
毕竟,错过我这一次之后,他就要默默等待到十几年后了。“
“可是据我所知当年兽人们攻陷卡拉波神殿时,几乎把城市里的所有德莱尼人杀光了。“
娜萨又低声说:
“这是那些兽人们亲口告诉我的,我不怀疑当时有人逃出来,但我们得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他们?
玛维女士的生命危在旦夕。“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又是那臭女人的一次故技重施呢?”
布莱克摩挲着下巴,说:
“她知道了一个可怕的秘密,她深知恶魔们的秘密会对德拉诺造成什么样的恐怖影响,便假装被抓住,躲在敌人的大本营里伺机以刺杀的方式破坏恶魔们的邪恶诡计。
我总觉得她这次被抓住有些太巧了。“
“听起来确实像是女士能做出的事。“
在布莱克身边的塞拉月卫点了点头,她觉得布莱克的猜测多少有些道理。
在这样的沉默中,众人隐藏的山洞之外响起了大魔蝠的嘶鸣,这让布莱克抬起头,看向这隐匿洞穴的入口。
很快,在他们的注视中,雷克萨和阿兰蒂恩就用锁链抓着一个身材矮小的家伙走了进来。
“哎呀,我不是让你去请阿卡玛阁下吗?“
布莱克装作惊慌失措的站起身,带着一股呵斥的口吻说:
“你们怎么能如此粗暴?这像个什么样子,赶紧给人家解开!“
“他很狡猾,布莱克。“
雷克萨解释到:
“他和你一样是个刺客,还懂得元素魔法,之前差点就让他跑了。他一点都不合作,顽固的根本不愿意相信我们。
我们也是没办法。”
“别装了!卑鄙的外来者,不用在我面前演戏!”
被锁链捆住的灰舌死誓者们的首领阿卡玛用沙哑浑浊的声音挣扎到:
“你们不过是又一群心怀回测的混蛋,你们还和残暴的兽人混在一起,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休想得到我们的帮助!“
这一番话说的布莱克耸了耸肩。
他走上前,看着眼前被锁链捆住的破碎者。
他和布莱克在地狱火半岛见到的破碎者们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他的皮肤可能是因为多年不见阳光导致浮现出了死人一般的灰白色。
还有那张隐匿在黑色兜帽下的脸,比一般的破碎者扭曲的更厉害,已经完全失去了鼻子,也没有嘴唇,只有一口尖锐如怪兽的牙齿。
唯有脸颊下方保留的触须代表了他曾经身为德莱尼人的身份,但他脑后的触须却扭曲着拉长如怪蛇般低垂在身后。
这严重强化了他身为“怪物”的感觉。
还有那双闪耀着幽光的眼睛,虽然看不到瞳孔,但布莱克分明从那眼中感觉到了彻骨的恨意,眼前这个扭曲的生命对于一切外人都有严重的警惕与不信任。
不过考虑到他之前遭遇到的那些痛苦,他这样的警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阿卡玛,曾经德莱尼人主教议会的一员,在很多年前,他们恭敬的称呼你为大主教阿卡玛,但看看你,看看现在的你。”
布莱克蹲在地上,伸手触摸着阿卡玛那眼中变形的脸,还有他相比正常德莱尼人佝偻数如侏儒一样的躯体。
臭海盗低声说:
“躯体已经不再纯洁高贵,就连灵魂都变的浑浊不堪。
我说,你是被当年的屠杀吓坏了吗?
时至今日也只能躲在山沟里眺望过去的家园,在每个盟梦里重温’卡拉波神殿落陷的那一天。
我听说你是躲在被污染的水沟里才躲过了被屠杀的命运,你也是因此染上了破碎者的瘟疫,想来当年你听到族人的呐喊与求救却怯懦的不敢出现帮忙时的心情,和你现在抗拒我们帮助的心情是一样的。
你不是个儒夫。
你只是没办法背负那么沉重的东西。
而我是个先知,我亲爱的阿卡玛,我和维伦一样可以看穿命运。
我可以看到你的灵魂,一个渴望着解脱或者战死的家伙。
我是来帮你的。
当然,我也有我的目的。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都能得偿所愿。“
重生异能小俏媳
布莱克这一番神棍气息满满的话并没有打动顽固的破碎者首领,但他也没有否认布莱克说出的过去的故事。
就像是默认了他就是当年从卡拉波大屠杀里饶幸生还的人之一。
这让海盗身后的守望者们纷纷起身,她们看到了隐匿进入那座恶魔城市的希望,但要得到这家伙的帮助,布莱克必须拿出更有说服力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
被锁链捆住的阿卡玛冷笑着说:
“你很会煽动人心啊,外来者,我差点就相信你的蛊惑,真的,就差那队么一点。但苦难的生活早就教会了我们这些扭曲者追逐更现实的东西.…
说吧,你能拿出什么让我帮你?“
”一座被你们控制的卡拉波神殿还不够吗?”
布莱克皱着眉头说:
“不要太贪梦了,阿卡玛,有了那座城市,灰舌死誓者们就不需要再四处流亡,还有那些分散在德拉诺各地的破碎者氏族们。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破碎者们明面上追随德莱尼人,但除了萨满努波顿的一小部分派系之外,其他的破碎者们都暗中效忠于你!
你是德拉诺的破碎者之王!
而你们一直在以光复神圣的卡拉波神殿作为自己的目标,你就是靠着这个口号把它们团结起来的。
破碎者们一直被德莱尼人排非挤,他们渴望拥有自己的城市,而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破碎者们只会对你更死心塌地。“
“你的情报收集能力让我震惊,外来者。我承认你说的对,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再渴望着拿回我的城市。”
阿卡玛的眼中浮动出一抹狡诈,他哑声说:
“但我也知道,只要恶魔还在这个世界,我们就算拿到了卡拉波神殿也守不住它。
懦弱的维伦根本不敢将他那些同样儒弱的战士派到这里,所以,你许诺给我的愿望只是个美好的幻想我说了,我们需要更现实的东西,比如力量.破碎者需要力量才能强大起来,你能给予我们渴望的东西吗?”
功夫神醫在都市 朽木可雕
阿卡玛的这个反问让布莱克撇了撇嘴,他压低声音,用破碎者们的土话对阿卡玛说:
神医废材妃
“那你以为本地影月兽人们在干什么啊?你以为耐奥祖想要救活这个世界的元素的主意是谁说给他听的?
我当然可以保证破碎者们能得到德拉诺的元素力量的庇护。
我甚至可以给你们这个!“
布莱克从怀里取出一张图纸,递给阿卡玛,后者接在手里看了一眼,便如拿着烫手山芋一样,将那东西又丢还给了布莱克。
“不!这样可怕的东西不是我们这些卑贱的破碎者可以追求的。“
阿卡玛低声说:
“我们拿到它的日子,就是破碎者灭亡的日子!没有人会允许虚弱的破碎者坐拥这样强大的神器。
就连德莱尼人也不会允许。
这世界指环很好,但不是我们能追求的。“
“唔,你这一番很有自知之明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位老朋友。“
布莱克挑了挑眉头,说:
“稍等,我这就把它介绍给你们,我觉得你们和它一定能相处的很好,你们不是需要力量和庇护吗?
我就给你们寻找一位新的神灵。“
说完,海盗从行囊里取出一大堆各色垃圾,在一众守望者们愕然的注视中堆成垃圾山,又把老加尼召唤出来。
这摇头晃脑的细颚龙之神一出现,就被阿卡玛这扭曲佝偻一看就很有乞讨者和拾荒者范的家伙吸引了目光。
话说阿卡玛这一身打扮,尤其是他背后插着的几根点缀着兽人骷髅的木棍,和他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真的很符合老加尼挑选信徒的“标准”。
阿卡玛也是见过世面的,他之前可是德莱尼人的大主教,是圣光的高阶信徒,现在虽然落魄了,但眼界还在。
看到老加尼这种奇特的降临方式,阿卡玛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眼前的是一位强大的半神。
破碎者看了布莱克一眼,后者为他做了个“请”的动作。
阿卡玛便上前和老加尼攀谈。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这两个家伙越说越兴奋,就像是蜜蜂找到了蜂蜜,呢,这个比喻不太好嗯,就像是苍蝇找到了那个啥一样!
总之,在近十分钟的长谈之后,老加尼居然当场授予了阿卡玛“大拾荒者”的荣耀称号。
这让布莱克感觉有点酸酸的。
虽然自己一直不想要老加尼的大拾荒者名号,但现在看到其他人拿到了这个荣誉称号,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错过了五百万一样。
唔,人类还真是有趣啊。
“我愿意帮你们。“
谭雅酱被雷鲁根先生夺走了处女的故事 ターニャちゃんがレルゲンさんに処女夺われる话 (幼女戦记)
在老加尼和阿卡玛达成了某些布莱克都想象不到的奇特交易之后,之前顽固的阿卡玛很爽快的回头说:
“我会把我们灰舌氏族秘密进出卡拉波神殿的通道路线给你们,甚至会为你们提供向导,不过那条路对于你们这样的英雄来说可能有点难以接受.”
“哈,下水道嘛,我懂的。”
布莱克打了个响指,哈哈一笑,回头对身后众人说:
“收拾一下,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