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君請息怒
小說推薦真君請息怒真君请息怒
夜雨潇潇,阴云滚滚。
仙泉县大街小巷,一队队举着火把的萧家侍卫走过,目露警惕,面色阴沉。
有些事一旦开始,便控制不住。
自萧家三位老祖进入地仙道场后,唯有萧剑秋露面,命大房之人收揽大权。
其他几房之自然不满,加上雷霆、烈火两位老祖久未露面,疑似被害,令山城气氛更加紧张。
萧家大房之人常年在边军任职,唯命是从,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先发制人,迅速控制镇压了其他几房长老,死伤不少。
刀子一出,见了血,事情便再无法挽回,一时间仙泉县刀光剑影,彼此暗杀偷袭不择手段。
网游之金刚不坏 铁牛仙
这些萧家侍卫也不是傻子,既然已选择站队,便再无路可退,每日巡逻都提心吊胆。
噗嗤!
突然,一名巡逻首领头颅飙血,额头上插着一根短箭扑到在地。
“敌袭!”
咻咻咻!
还未等这些汉子反应过来,天空便落下箭雨,顷刻之间血流成河。
仙泉县各处,一列列火把迅速熄灭,惨叫哀嚎声不断,即便夜雨连绵,也无法遮掩血腥气。
与此同时,仙泉县各个官道路卡岗楼,全都轰然炸裂,火光熊熊。
“在天上!在天上!”
残存的萧家卫士窜入民房躲藏,满眼恐惧盯着天空。
他们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然而,雨夜黑暗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咔嚓嚓!
阴云之中一声闷雷,点亮夜空。
不少人顿时瞪大眼睛。
他们看到天空中密密麻麻全是黑影,仿佛群鸟盘旋,隐约构成个硕大的九宫八卦图案。
“是玄鸟军团!”
有见多识广者想起某些传言,当即面露绝望,头脑一片空白。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这大燕皇族最神秘的军团之一,为何会突袭仙泉。
噗嗤!
民房中,原本胆颤心惊的百姓突然目露凶光,纷纷下手偷袭。
“呸,大房的走狗,该死!”
萧仲谋收缩其他几房势力,不少潜藏各地的暗探早已秘密潜入仙泉。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仙泉县便安静下来,大街小巷全是死尸、纵横交错的小河全被染成了血色。
啾!
一道烟火升腾而起炸裂。
天上密密麻麻黑影顿时呼啸而下,嗖嗖嗖落在了各个民房之上。
只见这些玄鸟军士兵各个身着黑色铠甲,胸前暗金色鸟纹散发淡淡灵光,背后半透明羽翼迅速收拢。
他们这铠甲也不知是何灵材锻造,看上去坚固厚重,但落地却极为轻盈,连一块瓦片都没踩破。
华丽的翎翅盔下,所有人都带着面甲,只露出冰冷双眼,双手端着机关连弩,占据各个要道警戒。
唰!
一道身影从天空落下,冷漠扫视了一圈,“迅速清理余党,给萧仲谋传信,丑时攻城,若到时城门还未打开,莫怪我下狠手!”
……
開局九個神級姐姐 白彌撒
百里之外官道上,马蹄隆隆。
数百骑士在夜雨中飞奔,各个身形矫捷,领头者正是萧仲谋。
天空一道黑影穿透雨幕落下,赫然是一只鸽子大的小巧灵鸟,浑身灵雾缭绕,脚掌上绑着手指粗竹筒。
萧玄机策马而行,一把接住查看情报后,当即面色难看,“仲谋叔,玄鸟军已攻下仙泉,围住了山城各个通道,他们说丑时便要攻城,到时…”
“毁了山城是吧。”
萧仲谋面色平静,微微叹了口气,“玄机,记住这一晚,猛兽老死时,会比猪羊更惨,越是身临高位,越要小心谨慎。”
萧玄机有些不服气,“山城可是经营千年,说破就破,玄鸟军口气也太大了了些吧?”
萧仲谋冷眼一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并州不过一隅之地,若再说这种蠢话,我就先废了你,免得祸及他人!”
“走吧,莫让山城给大房陪葬,你们才是希望…”
……
九龙岭深处,山雨呼啸似野鬼咆哮。
轰隆隆……
天上阴云滚滚汇聚,电闪雷鸣间,仿佛一座座山峦沉甸甸压下。
东北高山之巅,上百名道士手持长幡,香案齐备,青烟缭绕,一道道符纸燃着火焰悬浮,雨水诡异地围绕法坛缓缓旋转。
清玄真人羽袍高冠,灵木法剑闪耀金光,似有千斤之重,手捏法诀,念诵太一教五雷神咒,“太上清微,灵宝符命,二炁运雷,混一成真,闻呼即至,速发阳声…”
他前方祭坛上,赫然是并州府君神像,随着法咒声嗡嗡颤动。
PPPPPP
轰隆隆……
随着一道纸符破空而去,顿时一道粗大电龙撕裂云层,直劈而下,竟隐带一丝血色。
“吼!”
凄厉呼啸声自远处山峦中响起,氤氲灵光自地炁窍穴喷涌而出,形成痛苦扭曲人头,正是已化身山神的萧家四房老祖。
然而此时,他头生双角,眼中冒火,獠牙狰狞,哪还有半分地祇模样。
“此地果然不对!”
一名儒袍持剑老者冷声道:“敕封山神都能弄成这般模样,萧剑秋到底在做什么!”
旁边老僧双手合十,口中默念经文,双目陡然冒出金光。
这竟是一位修出天眼神通的佛门大德。
老僧查看了一番,微微摇头,“这地仙道场幻阵已龙脉为根,其中另有乾坤,怪不得萧家要敕封山神,不破龙脉,此阵怕难以开启。”
法坛前的清玄真人听罢,顿时法剑连连挥舞,狂风吹动长幡,天上雷霆一道接着一道,越发密集…
这次事关重大,太一教、须弥宗、山海书院皆派出炼炁化神高手,势要将萧剑秋活捉,问出幕后黑手。
而在那地仙道场山谷内,随着一道道雷霆落下,朦朦胧胧的白雾好似沸腾一般,大片树木被劈中,燃起熊熊火光…
看上去,大阵随时都会破灭。
而在地仙道场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外面看似密林,里面却是个月牙形湖泊,湖上大片金色荷叶已枯朽腐臭,岸旁一座临水雅阁破败不堪。
湖中央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假山,山上盘坐着一具道人尸体,假山旁则密密麻麻矗立着一根根铜符石柱,看模样是新建而成,隐约构成个八卦图案。
这具尸体极其古怪。
肌肉萎缩凹陷,却呈现古朴玉色,身着宽大白袍,背后银线绣着弯月与繁星,布满灰尘,却不见一丝腐朽。
这道人尸体垂着脑袋,凌乱白发几乎铺满整个山头,干枯手掌生出墨玉色指甲,略带弧度,深深插入假山中。
轰隆隆…
道场上方雷霆不断,但每次落下却尽数被那些符文石柱吸收,滋滋冒着电光。
那破败临水雅阁旁,矗立着一座已经熄灭的炼器炉,上百名汉子站在湖边观望,赫然正是那些四处捣乱的邪修。
萧剑秋位于最前方,满头白发已乌黑如墨,肌肤莹润,不见一丝苍老,好似回到了壮年之时。
一名邪修小心陪笑道:“那些个太一教的蠢货,哪知道大人是故意引他们来,借五雷法坛破阵。”
说着,他眼睛一动,将贪婪之色隐去,“萧大人,女叉老祖告诉我们,这里有天大的好处,下莫非是地仙遗宝?”
輪回
“算是吧。”
萧剑秋冷眼一瞥,望着那假山上的道人尸体沉声道:“你可知这名地仙是谁?”
邪修舔了舔嘴唇,“还请大人指教。”
萧剑秋沉声道:“昔年白虎兵圣李援手下有十大元帅,坤隅大元帅侯通擅用地势,可惜被李援诛杀。”
“此人便是侯通之子,天资卓绝,修成地仙之躯,号星月真君,于此地建地仙道场,镇压其父之墓。”
“坤隅大元帅之墓?”
邪修听罢更加糊涂,“这星月真君已是地仙,为何要镇压自己父亲的墓,难道那坤隅大元帅已化作邪物?”
萧剑秋点头道:“没错,谁又能想到,那李援闻名天下的血煞锻体术,竟是一等一的邪法,修到最后,便可化作嗜血邪魔。”
“坤隅大元帅也是個人物,发现整个军团失控,便用禁术将五万亲军尽数掩埋,其子星月真君修成地仙后,又于此设立道场看守。”
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嘲讽,“所谓天下,不过是场游戏而已,这星月真君竟看不透,还对李援忠心耿耿,真是笑话…”
他说着说着话,嗓音也变得阴狠尖利,好似完全变了个人,脸上也露出狰狞笑容。
“啊—!”
一声凄厉尖叫响起。
萧剑秋脖子出突然隆起个肉团,化出人形五官,正是萧家老祖萧雷霆,面孔扭曲又迅速收回。
“人丹术?”
“不,还有疯太岁!”
“你…你到底是谁?”
邪修们皆看得毛骨悚然。
“哈哈哈…我是谁?”
萧剑秋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突然狠狠抓住自己头发,“我是谁,我是谁?!”
“疯了,他疯了!”
邪修们心中满是恐惧,二话不说便腾空而起,向外逃窜。
垃圾 站
萧剑秋似乎被惊醒,猛然转身,眼中满是暴戾,身形一闪便扑向众人。
锵锵锵!
邪修们也是狠辣之辈,当即用出各自看家本领,一时间刀剑呼啸,鬼火阴雾缭绕。
然而令他们恐惧的是,萧剑秋好似有不死之躯,任何伤口都能迅速恢复。
不仅如此,其身上还有一股恐怖吸力,稍微靠近,浑身炁血便从七窍中喷出,化作干尸。
很快,上百邪修便尽数被吸干精血。
咔嚓嚓!
又一道雷霆落下。
那假山上的道人尸体,如瓷器般出现一道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