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裝進男寢,做反派們的小團寵
小說推薦女扮男裝進男寢,做反派們的小團寵女扮男装进男寝,做反派们的小团宠
花胤长得很美,美艳与阴翳结合在一起,加上柔顺的长发给人一种文艺的感觉,他明明站在这里,却有一种古代病娇王爷穿越而来的即视感。
只不过,他这种美给人的感觉是阴森森的,实属有点接地府。
更重要的是,身为444宿舍的一员,他很少上课。
他现在出来,班里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宋思米扭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花胤,很明显地愣了一下,接着她的小脸上绽放出了无比甜美的笑容。
“帅哥哥,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顾岚差点笑出来。
小样,移情别恋地还挺快啊!
看上花胤,有眼光!
不过花胤能不能看上宋思米,这就不是眼光的问题了,这得考虑一下宋思米的骨骼和骨灰好不好看。
花胤只是扫了宋思米一眼。
他看过来,漆黑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薄纱,脸色虽然苍白可是唇红的夺目,让人见之不忘,美的惊心动魄。
宋思米心跳的特别特别快!
她双手握拳头放在身前,看看花胤,又看看顾岚,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选择这个帅哥好,还是那个帅哥好,好难抉择啊。”
顾岚忍不住打个哈欠。
这个人没睡醒吧?
想的还挺美哈。
此时,胥焕闻似笑非笑的声音在顾岚耳边响起,“小富婆哦,心动么?”
顾岚顺口接道。
“心动有什么用?心动不如行动,行动不如不动,我选择以不变制万变,以不动制万动,别人爱动不动,反正我不动。”
顾岚说完,舒舒服服地把书包垫在桌子上,美滋滋地打瞌睡。
什么原书男主女主,什么宋思米,什么花胤胥焕闻,都不如睡一觉来的舒服。
胥焕闻见顾岚嘀嘀咕咕一阵之后只想趴着睡的姿态,长指托着下颚,轻笑着摇头。
“你啊……倒也不错。”
多睡睡,不要理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哦。
花胤是过来找顾岚的,结果人刚到,顾岚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趴着就睡……
不止一次了。
叫顾岚起床时也是这样。
他,很没有存在感么?
花胤想着,往教室里走。
他似乎自身带一种“冻人”的气质,看到他的人都下意识往旁边让一让。
萧徽的眉头几乎蹙成一个“川”字。
别人不认识花胤,他可是认识,这个花胤和其他444宿舍内的人一样身份神秘,但是他的嗜好特别特殊。
花胤和学校旁边的一家医科大学教授关系非常好。
他经常借尸体回来研究。
学校也默许了。
这种人想想就不吉利……
萧徽这么想着,挪动脚步想离花胤远一点,而花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扭过头看向坐在座位上的萧徽,轻轻笑了笑。
花胤的笑容很美丽,就是这个笑容感觉不太吉利。
像是变化一样,花开的荼蘼,却是要人命的。
花胤轻声说,“说别人不吉利的时候,考虑一下自己吧。活的像个小丑,还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
“丑陋的人,连骨骼都会发散出臭气。你就是这种臭虫。”
萧徽听到花胤的话,脸色一变立刻要站起来。
花胤没有动,这是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萧徽,萧徽的那满腔的怒意就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缓缓地冷却下去。
“你给我等着。”
萧徽再次无能狂怒。
花胤歪了歪头,“等着?我只喜欢带人进停尸房,你要来么?”
萧徽:……
萧徽不吭声了。
这一切都被安默默看在眼里。
安默默坐在座位上,从萧徽的未婚妻宋思米来了之后就没有再说过话,这时她红着一双眼眶,用自己的表情和举动显示自己的无辜。
此时,看到萧徽的弱小和狼狈,安默默内心满是嫌弃。
她怎么会差点答应萧徽这种人的追求呢?
萧徽就是个废物。
安默默悄然看向了花胤,她想到了顾岚的遭遇。
顾岚本身是被萧徽随意捏着玩的废物,结果进了444宿舍之后,人的性格都变了,做什么事都有大佬们撑腰……
安默默放在膝盖上的手悄然攥成了拳头。
444宿舍的人……她一定要得到一个……
宋思米倒是没有安默默这么多花花肠子,她是个颜控,还是个古风控,看到花胤之后腿都快迈不开了。
“哥哥,哥哥看我看我!帅哥我有钱,你答应我和交往,我一天给你一万好不好?”
“你的头发是真的么?哇塞这么好看的头发!哥哥你拍过古装照么?!”
“我认识最好的摄影团队,我给你拍照好不好?!”
花胤听着很心烦,他忍不住低声说。
“再说废话,我把你嘴缝上。”
宋思米听到后更激动了。
“帅哥你和我说话了!”
花胤不再说话了,他走到顾岚身边,顾岚趴在枕头上快睡着了,小表情轻松愉悦的很,脸上还带着笑容。
花胤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唇角,弯下腰,对顾岚说。
“老师叫你回答问题了……”
花胤还没说完,顾岚噌一下抬起头来。
顾岚的头差点和花胤的撞在一起。
花胤没后退,但是顾岚硬生生地停止了动作,头倾斜成一个很微妙的角度,顾岚认真地说。
“老师,哪儿呢老师,逗我玩儿呢?”
花胤的笑声响起。
“对啊,逗你玩儿,好玩儿。”
顾岚:……
凸(艹皿艹)!
“花胤,出去单挑啊!”
宋思米此时蹦蹦跳跳地凑过来,看到顾岚之后哼唧了一声,扬起下巴。
“哼,顾岚是吧,我移情别恋了!我喜欢上这个帅哥哥了,你没戏了!”

顾岚想笑,她推着花胤的身子将花胤推到一边之后,对宋思米说。
“这话你和你未婚夫说去。”
萧徽此时的脸已经变成了各种颜色,本来是霸道总裁的他,现在脸和头顶的帽子都和调色盘一样。
他爱的安默默,此时移情别恋了。
他不爱的未婚妻,当着他的面说看上其他小哥哥了。
萧徽怎么也没想到,小丑竟然是他!
宋思米再次哼了一声。
“萧徽啊,他拒绝我了!他管家和我说,是一个叫做安默默的女人勾引他。所以,我叫人把安默默关在仓库里了。”
“是我关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去跟安默默说,这事和你顾岚没有关系。”
顾岚倒是也没想到这个宋思米还有这种品性。
原著里宋思米就是疯狂喜欢萧徽的一个脑残女。
不过,这也和她顾岚没什么关系,她说。
“随便。”
谁知道,她说完之后,宋思米再次跺了跺脚。
“很好,男人,你果然与众不同,你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说完,她看向花胤,同样一脸认真。
“帅哥哥,我也不会放弃你的,你放心。”
顾岚:……
花胤:……
宋思米说完这个,又跑到安默默那里说了句“抱歉”之后,带着保镖离开。
顾岚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怀疑,宋思米是不是偷偷溜进萧徽的家里,偷看了萧徽的男主剧本。
这和穿品如的衣服一个性质嘛。
宋思米,不愧是你,你好骚啊……
顾岚想着,上课铃响了起来。
花胤也找了张桌子,坐在了顾岚的身后,上课时,花胤拿出一根铅笔,比划着看顾岚,让顾岚觉得心里凉飕飕的。
索性,宋思米离开之后,萧徽也怕被人笑话,几乎一天没有说话。
顾岚上课在眼皮上画了双眼睛,她眯起眼睛看她比自己还矮的前桌,不由地产生了把阎霄拉过来一起上课的想法——
阎霄个子高,人还壮,挡在她面前没什么问题。
熬到晚上下课。
顾岚松了口气,伸了伸懒腰。
一天又结束了!
今天晚上,朕翻哪位的牌子呢?
顾岚想着,安默默咬着嘴唇,在教室门口堵住了她。
安默默低着头,瓷娃娃一样的小脸通红,仰起头,害羞地对顾岚说。
“顾岚……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