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戀是一場豪賭
小說推薦姐弟戀是一場豪賭姐弟恋是一场豪赌
这个心愿,终于实现了……
去到画中的地方,看到了美景……
日落黄昏火烧云,红的异样,确实泛着粉色,好美好美!
曦露举着手机在拍,等她回头时,发现天赐停住脚步在身后凝望着她,目光幽深,好像盼了很久很久。
他单膝跪到地上,从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戒指。
“姐,怕被你发现就没有准备盒子。给你定制的粉钻,在这片粉色的云霞下,完成我们从孩童时的约定,让我们的爱情永远是纯真,永恒不变,从一而终……赵曦露,嫁给我,好不好?”
曦露的视线有些模糊,激动的说不出话,永恒的约定,美梦成真。
她没有犹豫,将颤抖的手伸出去,天赐把粉钻指环套在她的手上。
世界万物都静谧美好,满满的心尖甜蜜的爱。
一生一世一双人,得偿所愿,没有辜负姐姐对弟弟的爱,没有辜负姐姐这么多年的守候……
.
迎着粉色的霞光,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湖边漫步。望着远山,听着水声,风声,还有心动声……
这里风好大,吹乱了她鬓边的头发。曦露抬手拂走掖在耳后,但很快又吹乱了。
她又一次拂开脸颊上痒痒的碎发,天赐转头看她,停下脚步,深黑的眼眸倒映着她,如湖水一般闪亮。
“姐,眼睛闭上。”
她的脚步也停下来,仰起头看他,大大的眼睛里映入他的影子。
“姐,我帮你弄一下头发,你闭上眼睛。”
天赐端着一张纯真俊美的脸,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声音低柔,如潺潺溪水淌过心间。
“真的,我帮你弄弄头发。不然呢,你想什么呢?姐……”
一本正经的样子最终还是唬住了曦露,乖乖闭上眼睛,又睁开,嘟哝着:“弄头发,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天赐好看的唇瓣翘起,抬手把她的碎发整理好掖在耳后。
“因为弄好了头发,我要……吻你。”
蓦地,唇瓣贴上了她的,微凉的,柔软的,有彼此的呼吸。
一秒,如一片羽毛轻轻扫过,一触即离,并未深入。
轻轻一吻,他笑道:“姐,让我亲吻你,好不好?”
曦露傻傻地望着他,眼睛都不会眨,她就是觉得害羞。
虽然和天赐从小一起长大,但保持纯洁,从未有过逾矩之处。短短几天里,就初尝恋爱滋味,然后又求婚,这个速度太快了。
他手指捏着她下颌,抬起来一点,“姐,看着我,让我亲吻你,可以吗?”
曦露羞得,干什么嘛?刚才那一下没亲够?
醫鼎天下
他还想要,如火的目光盯着她的唇。
曦露投降的闭上眼睛,点点头。
真好,天赐带着幸福的笑意,捧起她的脸覆下。长睫微垂,薄唇落在柔软,心一下沉醉,带着细小的电流,如同浸泡在甜甜的蜜里。
他的s尖细细地描绘唇线,顺着柔软的线条划过去。又轻到她下唇,趁机滑入口中。
两人s尖相触的一瞬,她双腿发软,不知是心颤,还是身体颤,被他紧紧的抱进怀里。
“别紧张,姐,慢慢来……”
怀中的人,低喃一句:“对不起……”
天赐抱紧双臂,“说的什么,我得经常亲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
说完,在她的脖畔流连,最后寻着芳香又附上去,很轻柔,带着爱意和安抚。
“姐,我爱你……”
耳边有风声,风吹水浪,风吹树叶响……
渐渐地,这些声音都飘向远方,只感觉到勾着软滑的舌吮缠,呼吸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热。
曦露动弹不得,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抵在他的胸膛上。被他吮得发麻,脸颊红透,眼角也泛着红,氤氲出水光。
良久,终于放开了她。
似乎不舍得,离开时含住她下嘴唇吮了一下,才缓缓退开。
曦露低下头,害羞还有些愧疚,她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她不会亲吻,还很僵硬一直在颤抖。
天赐俯身去看她的脸,看见曦露原本就涂了粉色系眼影的眼尾此时更红,晶莹泪珠挂在眼梢,欲落未落。
“姐,你在想什么?……不想让我亲你?”
曦露摇摇头。
“可是,姐,我好喜欢你,我爱你!爱你的一切,亲吻只是我们的一种交流,没有关系的,慢慢来。你做的好,因为你纯洁,我最爱你……”
她终于肯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天赐呼吸一滞,偏着头又凑过去亲上她嘴唇。
“唔”
曦露没防备,惊呼一声,人往后退了小半步。
我的财富似海深 小说
拦在腰间的手稳稳地扣住,她没能退开,被他稍微一个用力拉回来,重新按进怀里。
更俗 小说
唇舌攫取,攻城掠池。
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
曦露从羞最后变成恼了,捂着自己的嘴,“你怎么……怎么?”
“我怎么了?我亲我女朋友不行吗?”
“那你,你像接吻狂魔!”
“哎呀!这个名好啊!姐你跟谁学的?还是你自己发明的?我喜欢这个名字,你就这么叫我!姐,快把我手机和微信全都改成这个昵称。”
曦露要被他气死了,头一次见到这么厚脸皮的人。
曦露瞪他一眼,有点凶:“我才不改,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不怕,老公亲你,你还嫌丢人呢?”
“什么老公,一边去!”
赤月 小說
曦露不理他,天赐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追着督促:“等回家咱就都拿户口本啊!我们去领证!”
……
晚上住酒店,一大套房,两个房间。
天赐东一头西一头的转了好几圈,说这说那,最后还是乖乖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曦露把自己塞进被子里,裹成一个胖胖的蚕宝宝,回想起某些画面……
她羞的把头蒙在被,又在床上翻来翻去,从床头滚到床尾,再从床尾滚到床头。
其实就是太幸福了,幸福的羞羞~
脸颊的热度一直下不去,快要把她蒸熟了。
关了灯,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一次又一次想起接吻的画面。
他的耐心,他的温柔,以及耳畔传来的独属于男人的低低喘息声,撩过耳廓的炽热感都是那样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