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德
小說推薦異德异德
什么?
还有防护?
就为了防止谭芳芳长老被虫子叮咬,行宫智能系统竟然配备了如此强悍的防御体系?
陆宇飞哭笑不得。
后面那两只山蚊也发现了异常,立即挥动翅膀紧急制动,不敢贸然靠近。
功亏一篑,就是指现在这种情况。
陆宇飞原本已开始准备五分钟后进入行宫听谭芳芳倾述了,现在突然发现行宫内还有一道激光防御网,又不能对已经进入行宫的山蚊再施以任何德技,只得徒呼奈何,开始着手盘算下一个计划。
神奇的一幕却不期而至。
余下的两只山蚊并没有打算放弃执行任务,而且,它们显然也不打算鲁莽地执行任务。
陆宇飞眼看着那两只山蚊开始了它们匪夷所思的自主行动。
一只山蚊俯冲到地面,利用增强后的爪子抓起了一块土屑,然后迅疾地向上飞行,飞到谭芳芳头顶上方约三米处悬停,瞄准谭芳芳头部后,松开爪子,任那土屑自由落体掉向谭芳芳。
尽管增强后的山蚊体能大增,但其实它扔下的土屑仍然只不过是一小块碎渣而已,别说不可能砸伤谭芳芳,甚至即便落到谭芳芳皮肤上她也许都不会有所察觉。
可激光防御系统实在太敬业了,就在那土屑即将击中谭芳芳时,一道激光击中了土屑,将土屑块击成了PM2.5,随风飘逝。
太聪明啦!
陆宇飞顿时明白了两只山蚊的自主行动方案,不禁为之拍案叫绝。
果然,那两只山蚊见土屑被击粉之后,立即双双冲到地面,两蚊协作,找来一片树叶摊在地面,纷纷向树叶上运送土屑,不一时便堆了满满一叶土屑。
随后,两蚊各抓住树叶一头,凭借增强后的体能,挥动翅膀,生生地将树叶连同叶片上堆放的土屑拉起飞向空中,向谭芳芳头顶上方飞去。
不一会儿,两蚊飞抵谭芳芳上方,依旧是三米处,瞄准了谭芳芳同时松开爪子,那一叶的土屑便向谭芳芳当头泻下!
诱饵弹!
两只山蚊在经受陆宇飞夺志训练并注射增强剂之后,竟然懂得运用诱饵弹的原理。
足有上百块的微小土屑向谭芳芳倾泻而下的同时,两只山蚊极力挥动翅膀,伸着针管状的尖嘴,随那一众土屑向谭芳芳闷头扎去!
对于追求完美的防御体系而言,一道激光显然不足以应付这么多土屑,处在谭芳芳周围的音箱全部行动起来,齐齐向谭芳芳头顶上方的土屑发射激光。
一时间,堪比枪林弹雨,土屑们纷纷“阵亡”化为PM2.5,在谭芳芳头顶一闪即逝一团一团的烟雾。
两蚊为了保全自己,并未完全采用直冲的方式,而是利用强劲有力的翅膀,在“土屑雨”中花式穿梭,如同超级灵活的高性能战机,不断躲避着激光的攻击。
防御体系的效能非同一般的高,就在土屑们即将触及谭芳芳身体前,竟然将土屑“打扫”得干干净净!
因为花式穿梭,在土屑被消灭完之前,两蚊都得以保全,直抵谭芳芳头部。
两蚊前方的尖嘴已触及谭芳芳额头皮肤!
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道激光袭来,一只山蚊功败垂成,在尖嘴刚刚触及谭芳芳时被爆头。
但是,防御系统终究是百密一疏,最后那只山蚊终于是结结实实地将“针管”扎进了谭芳芳额头肌肤!
借着俯冲之力,加之体能增加,甚至,或许是包含了因同伴全都死亡而起的怒火,那山蚊在扎进谭芳芳肌肤的同步,竟然一气将携带的10微克超浓缩去甲肾上腺素全部注入了谭芳芳体内!
人体被注入该制剂5微克就会中招,而现在,谭芳芳被注射了2倍极限量!
啪!
谭芳芳以极为迅疾之势,将山蚊拍死在额头上!
这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了防御体系的反应速度。
王 的 鬼 醫 狂 妃
正因如此,防御系统虽然瞄准了谭芳芳额头上的山蚊,却没有向山蚊方向发射激光,否则,谭芳芳的玉手极有可能会遭受防御体系误伤。
谭芳芳把手放到面前观看,一只山蚊已在她掌中烂得血肉模糊。
咦,这行宫之中怎么竟然会有山蚊?
哎,早知是山蚊,便不该拍死,终归是一个生命。
看着掌中的山蚊尸体,谭芳芳一念之前尚是疑惑,一念之后只剩感伤。
不经意间,谭芳芳竟自落下泪来!
超浓缩制剂已现功效!
陆宇飞在行宫外半空中看得大喜,作势便要向谭芳芳飞去。
却又停住。
因为,谭芳芳出现了奇怪的状况!
她原本是站在茶厅外的小径上伤心落泪,却不料因伤心过度,竟致狂暴,在小径上窜下跳,猛然间,竟然从小径处纵身而起至半空,划了一道弧线,落下之时,已身在行宫广场之上!
天啊!
怎么可能?
谭芳芳原本站立的小径处距离广场足足有五十多米的距离,谭芳芳凡胎肉体,纵是绝世高手,也绝无可能一纵身便去数十米。
“呜呼哀哉!山蚊啊山蚊,想不到你死得如此冤枉与卑微,只随我区区一拍便归去黄泉。此等惨状,与我堂堂人类沦落到今日之境地何其相似。你被我拍死了倒算是一了而百了,我亿万人类被异德奴役,大多数人还自以为身在福中,却远没有你那么幸运。”
说完,谭芳芳从地上拾起一张树叶,将山蚊尸体轻轻放到树叶上,再小心翼翼地卷起,一步一泣地缓步走到广场边,将那卷起的树叶放到土上,找了块石头压住,算是进行了安葬。
缓缓起身,还一边喃喃自语:“我将你安葬于此,此后天天来看你,愿你在天之灵,保佑我人类生大智慧,逢凶化吉,早日取得可决胜异德的进步,重新夺回人类命运主宰权。”
怎么回事?
陆宇飞越看越觉得离奇。
谭芳芳身为异德长老,一手参与创造了异德,对异德之情堪比骨肉之亲,却为何于自言自语中对异德颇为敌视,纵使有超浓缩制剂的影响也不至于此。
况且,之前她那一反常态超越人类的跳跃,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异德三老帮助她具有了超能力?
“哈哈哈哈……”
广场上,谭芳芳愈发癫狂,突然起身一阵仰天狂笑。
狂笑中,谭芳芳又突然开始大声吟唱:
怒发冲冠,
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朝天阙。
一名美艳女子,于抑郁伤心之极,竟然吟唱起了岳武穆的《满江红》,极是少见。
谭芳芳并不罢休,吟唱间,突然纵身向后,跃起数米高,来了个后空翻,待到即将落地时,手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宝剑,刚一沾地,便将那剑舞得如水银泻地,在月光之下,不见剑影,只见剑光!
不见三十年,谭芳芳何时练成了绝世武功?
陆宇飞愣在半空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广场上,谭芳芳越舞越快,之前还是只是不见剑影、只见剑光,到后来是,只见剑光,不见人影!
不正常!
绝对不正常!
纵使谭芳芳练成绝世高手,也绝无可能达到传奇武侠小说中所谓的“已臻化境”。
陆宇飞一纵身俯冲,瞬间来到行宫广场,站在谭芳芳面前。
谭芳芳立即察觉,便住手。
剑光消失处,陆宇飞大惊!
原来,在广场上舞起剑光的早已不是谭芳芳,而是一具身高一丈有余的机器人!
在异德法官陆宇飞眼皮底下玩大变活人,用一团剑光包裹着将美艳女子调换成了机器人?
不,绝对不是!
陆宇飞知道,谭芳芳就是眼前的机器人,眼前的机器人就是谭芳芳!
看到陆宇飞突然出现在面前,机器人显然有些惊愕,顿了一顿,瞬间发生变化,谭芳芳又出现在陆宇飞面前。
谭芳芳惊慌地看了看陆宇飞,似乎觉得这样也不对,瞬间再变成了机器人,恶狠狠地俯身瞪着陆宇飞,用威胁的语气说道:“既然已经被发现,你就别想从这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