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梟龍
小說推薦寒門梟龍寒门枭龙
随着江潮的声音,三大氏族中,最少有几十人站出来。这还只是因为现场只有五六百人。
整个夜郎族可是有近万人,他们的住房都是用竹子建造的,会木工活的肯定不少。
十个夜郎族人,最少有一半多多少少会木工活。可能连女人都会。
还有许多人应该只是会一点,想要站出来,却又有些犹豫。
妖娆玫瑰 小说
“好了,就你们了。剩下的人,去将家里的木材拿来,最好是有现成的木板之类的。我给你们画一个图纸,木工全都过来我这,我给你们讲解一下要做什么。”
江潮对出来的几十人招了招手,同时,又对剩下的人道。
所有人都有些疑惑,不知道江潮想要干什么。但见到自家的大长老点头,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
本来剑拔弩张的局面,竟然瞬间变得轻松诡异起来。大家不约而同的忙活着。
这边,江潮在给一众木工边画图纸,边讲解着。
三大氏族的大长老和东离氏的少族长东离月也凑了过来。本来还在江潮身旁的东离采和宋小雅、江云被人给挤了出来。
听着江潮讲解的水车功能,以及画出来的图纸。越听众人越震惊。脸上的神色慢慢化着惊喜。
江潮的水车的原理简单易懂,结构也并不难。只要是木工按照江潮说的做。做出来的水车。绝对能够满足整个夜郎族平原的田地浇灌。
“江兄弟,你真是高人啊,我南明风以后,只服你了。之前对你有误会,多有得罪,还请受我一拜。”
等江潮讲完水车的结构原理,还有如何制作水车和车基时。
南明风转身又给江潮跪下,这次江潮没来得及阻止。
这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壮汉中年,倒是耿直又恩怨分明。难怪他能够领导南明氏。
一旁东离氏的大长老和北琼氏的族长,也满是敬意的看向江潮。
能够有如此奇思妙想,还付之行动的。估计也就只有江潮了。
他们可以想像水车造出来后的情形,以后,这水车将彻底解决夜郎族本身的矛盾,两人对江潮不由得恭敬了几分。
有本事的人,到哪都会受欢迎。特别是像江潮这样的。
武力强、才情高、学识深,关键医术也惊人。
“大长老不必客气,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同族相残,毕竟,你们是同一个祖先。”
江潮将南明风扶起来,微微一笑道。
南明风闻言,脸上神色有些复杂,他看了眼对面的东离氏大长老和东离月。
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围围着的三大氏族的一众木工,也是对视了一眼,脸上表情也是一阵复杂。
他们毕竟仇视了几代人,就算是想要缓解仇恨,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但此时他们的表情表明。大家心里的恨意淡了不少。
萬華仙道
想要彻底的消除仇恨,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不过,江潮并不着急,只要让他们同心协力的合作几天。还怕化解不了仇恨?!
重生商女:妙手空间猎军少
“好了,大家开始忙起来吧,最好是越快完工越好,地里的稻苗可等不了多久。”江潮将神色复杂的众人叫醒。
大家连忙动了起来。
很快,这片区域就开始忙了起来,三大氏族近二三千人被动员了过来。
造一部大的水车,这么多的人加入,速度瞬间就加快了。
蘇珞檸 小說
几乎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水车的各个部件差不多完工了大半。
河道处那巨大的引水渠也挖了出来,近十米高的水车基座部分已经完工。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好处。
差不多只要明天一天的时间,就能够彻底完工了。
三方都是热情不减,没有人休息,大家都加班加点的按照江潮的要求干着活。
累了,其他人连忙替上,又或者是过去帮忙。三大氏族的人渐渐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他们本身就渴望着融合,哪怕是有世仇,可在面对着族群的生存。个人的私怨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看到这样的变化,一直也在河道边忙着的三大氏族的长老,对视一眼,眼里露出一股笑意。
虽然,东离氏和南明氏的两位长老脸上表情微有些尴尬,可是,这笑却也带了一些真诚。
江潮一直在旁边主持着大局,监督着众人的工作。
因为有他在,大家的工作几乎没有出过错,就算有错处,也只是细微的地方,影响不大。
等到深夜时,大家还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河岸边上不少的火堆在烧着,照亮了整个工地。
江潮是最忙的那个,他各个方面都要兼顾着,不时的来回奔走,大家不懂的,全都来找他。
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三大长老和东离月眼里露出一股感动。能够为他们做到这一步,又有几人?!
汉人中,怕没有人会像江潮这样,是真心的为他们好的吧。几人甚至想着,江潮要是他夜郎族的人该多好。
就在众人忙碌间,一群拿着乐器的东离族人赶到了这边。他们多以少男少女为主。
正是昨天晚上向江潮讨教过乐器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演奏起了乐曲为干活的人打气。
顿时,现场的气氛被炒热了起来,大家边干活,边唱着山歌。
这时,东离月走到了江潮面前。
她脸上虽然带了丝疲劳,可是,却并没有让她的美减少几分,甚至更有一股异样的美感。
她的容貌甚至还在东离采之上,更是带了一股成熟女人有的风韵。
“江公子,不如,休息一下吧,听说,你会乐器,我们合奏一曲!”她微笑着对江潮道。
此时的东离月,没有了白天时的御姐范。也少了那种冰山感,以及高高在上的女王气质。
反而多了一丝人间烟火的意味。
江潮闻言,微微笑道:“好呀!正好也让大家休息一下。”
说到这,江潮招呼着干活的人休息下来。在场的人几乎干了一天。虽然,中间有休息,可再休息也会劳累的。
大家听到江潮招呼着休息,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活。